【郑大臻品】诞生记
发布时间:2019-2-1 15:21:24
 

 三四月里,春来燕归。

       云台山的雾是山中雾,水津津的裹着大风。可雾与风阴了天的脸,没遮住“冰菊小镇”亮橘色的四个字,更难夺连天乌下金灿如海的“满目金黄香百里,一方春色醉千山。”

      这诗里句不出名,诗中物是耳熟能详。印象中的油菜花爱热闹,漫山遍野,随处可见,可当真百里金黄,绒毯千丈,竟也于日常中涌现出恢弘壮阔。

       奈何波澜壮阔在相机里还未定格多久,在小径上骑着观览车的管理员就探出头来叹息:过几天,这千亩油菜花就要被铲掉了。

随行人不由愕然。

      “柔风渡绿开花雨,瘦叶花扬到夏天”,油菜花的正经采摘得到夏天,如今四月未尽,大朵的阳光就要从青茎上被无情摘落?

千亩零落,再不值钱也难轻贱。那不就废了么?

 

 

      “铲掉千亩油菜花,然后种植冰菊,很多人会觉得奢侈,可是一方面,冰菊最好的种植期就是在三四月,只有从时间到培育都精心,才能种出最好的产品,而另一方面,”

      不知何时走近的人手上拿了一朵刚摘下的青朵,“种植油菜花本身就是为了倒茬,就像人不能一直吃同一样饭,土地也不能一直种一种作物。我们做生态农业,就是要让土壤的微生物环境、生态等得到转变,保护土地环境,才能保证作物的高质量生产,而且,这个油菜籽现在摘下还能做菜。”

      油菜的青颗还未绽,随着话音落在来人摊开的掌心。

      这个对农业保护侃侃而谈,身着简单的蓝灰格子衬衫,眼神含笑,看上去还比大学里一部分带着眼镜的男学生更精神一些的中年人,就是“郑大冰菊”的缔结者,郑州大学药食研究院的创建者,秦广雍。

 

 

      可谁能想得到,这个对于农业养殖、土地保护等颇有心得的秦教授,原本却是个核技术应用方面的物理博士?

       1997年,刚过30岁晋升为教授的秦广雍帅气、儒雅,立即转向到生物工程的领域。13年后,他在自己所钻研的领域做到了极致,如同江湖中武学境界的“见知障”。科技是为了人类的进步而发展,科技到了一定地步好似也需返璞归真。

      他得走出去。

      2010年的秦广雍走出实验室,想到了自主创业,那做什么?

      有时候,选择太多与没有选择一样难得结果。

      我国的人均化肥使用量、人均农药消费量、人均抗生素使用量都居世界第一的研究报告就在这时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进入了他的视野。

 

 

      这是一位典型的60后,经历过最动乱的文化冲击,是早一批恢复高考的参与者。从被否定的年代、被批判、反思的文化和百花齐放的信仰传统里走出来,早早的积淀了比别的年代的人们更深沉的思考力,因而具备了比当下年轻人强烈的多的社会责任感。

     “我们吃的、喝的都是污染源的话,你再洁身自好,再追求,也没有用。”

      基于这样的思考,他回归到了生物本身,在这一过程中,发现了与日俱增的问题。

      2017年,新闻上曝光了一起自助餐饮以鸭肉代替羊肉的新闻,不同于前些年的大肆抵制,多数评论调侃的认为商家未曾用病猪肉、老鼠肉已十分良心。调侃归调侃,却也折射出新一轮市场怪象。

      人们的安全意识日渐提高,被曝光的食品品牌年复一年,可随之而来的真正合格的产品永远跟不上意识的脚步。人们半信半疑,口中不离绿色安全,却仍然只能“不放心”的买着“不放心”的产品,甚至在日渐曝光中松懈了对食品安全的要求。

 

 

       “可这不对。”秦教授如是说。

      打了蜡的苹果鲜红欲滴,施过农药的作物总光泽饱满。人们对被曝光的问题食品口诛笔伐,对相关产品疑神疑鬼,可到最后,他们仍然要购买这些虽然避开了有害,却并未做到全面安全的产品。

       无可厚非。

       因为我们无法要求不专业的群众都能慧眼识“绿”,从琳琅满目的产品中挑选出极少数的符合绿色规定的安全健康产品。

        可问题本身并不在于分辨与挑选。

       一个产品足够安全的市场,怎会需要客户小心翼翼的挑选?

       “我们当时在与哥伦比亚大学合作的时候就意识到我们国家的食品安全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为了引起人们对于食品安全、健康的重视,决定致力于研究解决这个问题,并提出了一种新的理念---药食健康。”秦教授说。

 

 

      药食,分别代表了药品(或者药材)和食品(或者食材),不但要保证食品安全,更应该保证人们的健康,其主要内容有药食同源、药膳、食疗和养生四个方面的核心部分。

       在健康方面,从物理体系走来的秦广雍有自己的想法:

       “在人体健康方面,我提倡‘防优于治,养优于防’,我们优先考虑的不应该是我们的健康出了问题怎么去治,而是说我们怎样去防。防重于治。而更新的是‘养优于防’。防是一个被动的,一味只是说防,不一定防得住,我们要有针对性,而养就是比防更优先一步。”

       这总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医理论,可秦广雍想了想,摇摇头,笑道,

“我们有很多理念,可我是一个搞技术的,”

       这位理论与实践经验同样丰富的儒雅教授摇了摇面前透明玻璃杯里的冰菊茶,带出理工男的耿直特质:

      “理念只是一种理念,帮别人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让人懂得一个什么样的道理。具体怎么做、能不能做到,那是技术问题。我是做技术的,是从技术上围绕着这样一个思路。”

 

 

      秦广雍不怎么说自己是专家,不提倡高深的理论普及,也不喜跟普通人掉书袋,多年在精密仪器里穿梭的科研经验让他认定,一项工作,只有优秀的成果才能证明你的理念和技术是成功的。

      无论是物理还是生物还是农业,从上学时的学霸到毕业时的博士再到如今的郑州大学农学院博导,并创建了郑州大学药食研究院,秦广雍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第一年,他亲身考察,选取了优质的怀菊花种,日日泡在基地研究;第二年,基地拥有了自己的烘房和干燥技术;后来,冰菊基地从三百亩延伸到了如今的千亩。

       2017年8月18日,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开幕。碧水皇天,天高云阔,河南省遍布绿意的展示区里,一清透玻璃杯里舒展出一球低调又亮丽的金黄。

      2018年伊始,这星沸腾的绽放又从【舌尖上的中国】片头中以“冰”字跃诸多热辣鲜香的美食而出。

 

 

      郑州大学药食研究院有300余种产品,这个在玻璃杯中遇水繁盛而开的,正是其名片产品之一:郑大冰菊。

      秦广雍在这朵小小的花上花费了七年,最终以权威鉴定交出了绿色答卷。

       可绿色并非他心中的完美。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秦广雍立足于食品安全,与其科研团队交出了一份包含“郑大冰菊”在内的能让人们吃的放心的清单,却又不愿再多谈产品在养生方面的功效与能益。

       “菊花的种类有千百种,哪一种都能清肝明目。你什么时候喝它?上火的时候啊。那为什么不能让人们在不上火的时候也想喝它呢?”

      十年前,初入食品安全领域的秦博士立志将人们的健康食品功能化、营养化。十年后,做到了这一点的秦教授却更愿意让人们体验,他所研究的产品,到底有多好吃。

 

 

      “一款好的产品,一定是放心让父母跟孩子去吃的。”

父母的身份决定了愈发谨慎的选择,孩子的天真带来了最直接的口感挑战。

       越谨慎越挑剔是成人,越简单越难满足的,却是孩子。

      在一次展示活动中,秦广雍教授别出心裁的将冲泡的冰菊茶与可乐分别倒入同样的玻璃杯。一杯澄清如白水,一杯褐红冒气泡。可活动结束,出乎很多人意料,要求补充冰菊茶的,比要喝可乐的孩子多出许多。

     “大多数菊花是有药味的,但是我们这个郑大冰菊只有清香味,能够被儿童包括很多大人自然的接受,其次,它是菊花中最好喝的,能够泡到第八杯仍保持第一杯的甜味,再来,”

      秦教授颇有种庭前玉树的欣悦,

      “我们这个菊花,是可以泡茶之后直接吃的。”

       的确。

     “郑大冰菊”泡出的茶汤清透无色,独独一朵金丝如芭蕾舞裙起跃,一瓣不落,一日八杯水尽,入口食之,清香有微甜。

 

 

      可这样能代表郑大药食研究院的研究科技与水平的又不仅仅有郑大冰菊。

      饱满如番红石的车厘子、颗粒均匀可即食的水果玉米、圆嫩丰厚的蓝莓干等等,摆在郑大药食体验店的,不过是一小部分。

      秦广雍教授像是学了乾坤大挪移的张无忌,将水果的美味特性嫁接给了蔬菜,又将蔬菜的保存特点移教给了水果。

       可张无忌学习乾坤大挪移靠的是与生俱来的武学天赋,而秦广雍教授团队的却是在无数次试验和万亩基地里积累出的“核心技术”。

       创新团队稳稳的坐在“核心技术”上,这样的从容,让人看见研究领域前沿人士的自信。任凭市场的风起云涌,巍然不动。

       他的明教,是郑州大学。

       “郑大冰菊”乃至更广阔的“郑大智造”便是他想要给郑州大学在食品方面回馈的情怀。

 

 

      一个人的面容反射出他的品性与气质,而一个人的情怀又折射出他的素养与君心。可就是这样一个心怀清醒与从容的药食研究领头人,对市场的规则和农家的苦楚也深谙于心。

      决定一个现象的从来不止于一个元素。我们谈难从良莠不齐里挑出严格品质的顾客,也不能轻描淡写的无视作为提供方的商家。

      人们常说物美价廉,却同时清楚价贵者往往物更美的现实。供求关系是市场永恒的明线,产量高的大多比产量低的价低,高产与高质不知何时就在人们的印象中走入了对立。

      多次的扶贫经验给研究药食的秦广雍教授及其团队带来了新的触动。

潜移默化的固有印象是用来打破的。

      秦教授在8年间用无数的产品积累了成熟的经验,也拥有了成熟的团队。坚持尊重健康,尊重生命,就得坚持“两个为主”,即在肥料使用上以农家有机肥为主;在病虫害防治上,以生物方法和物理方法为主,采用诱虫灯夜间补虫和黄粘板诱虫;“两个禁止”,即在肥料的施用上禁止使用化学肥料,在病虫害防治上禁止使用化学农药。

 

 

      “药食之物,省不了半点人力。”

      这是秦教授创新团队从一开始就深谙的理论。

      而“研究院的生态高效种植、生态养殖技术已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完美实现‘高产、增优和安全’ 三合一”也证明了数年的产品择优与培育经历从不辜负苦心人。

       水稻之父袁隆平袁老曾说过:

      “以前生活水平差,我们追求的是高产高产再高产,现在粮食越来越多,我们不但要把产量提上去,质量也要做得越来越好。”

        而在今天,质量好代表又不限于绿色、安全和健康。

        秦教授的想法未曾停滞,布局也从不止步。

        我们的科研者从不满足,我们的教授和学者在一个又一个领域质朴而贪心。华夏之国里,他们站在一个又一个产品背后,为一所学校、一座城市乃至一省、一国做出了脊梁。

 

 

 
物理萃取 | 物理干洗 | 工程中心 | 药食同源 | 农业健康 | 药食健康 | 管理入口
网址:www.medicinefood.com 邮箱: medicinefood@163.com 电话:0371-67897722    地址:中国郑州高新区长椿路11号国家大学科技园Y22幢